吉首大学电子版 - 第738期(2017年12月20日) - 第04版:文艺·生活      语音播报
 

那一份味觉记忆

作者:文/唐洋


  味觉的回忆,是有关小时候的幸福味道。
  这份味觉的记忆,宛若一道精心秘制的糕点,从儿时开始就在我的心中扎根蔓延,直至数十年后,我离开故土外出上学,才发现这份记忆早已根深蒂固。
  当母亲可以放开我稚嫩的小手,任我歪歪倒倒地横冲直撞时,便随着父亲一同外出打工了。我就这样得以成为今天所说的“留守儿童”,守着我最喜欢也最疼爱我的外婆。
  虽说和外婆一起住在农村,可外婆是最疼爱我的。每天都有挑着担子卖肉卖白豆腐的,外婆总不会不舍得端一碗鲜肉一碗豆腐,和挑担人寒暄着:“丫头长身体咧,哪能不吃点肉!呵呵”挑担人走后再笑呵呵地告诉我:“下次他来你再叫住他啊!”我当然开心地应和着。夏天的一天,挑担人路过时,我依然激动着叫着干活儿的外婆,外婆一摇一摆地跑出来,和挑担人嘀咕了许久,乐呵呵地拿了一小袋不知名的东西回来,神秘地说:“中午做一道菜,你从来没吃过的!”外婆的话吸引了我,一直粘着外婆问:“什么呀?什么呀?外婆!”外婆偷偷地笑着不语。直到那一盆跳匝不停的大龙虾被我发现,我先是被那团张牙舞爪的大龙虾吓的惊叫起来,可外婆说就吃他们。我还是怀着强烈的好奇心小心翼翼地看着外婆如何把它们变为一道美味。
  “都是刚从水沟子里抓上来的咧,里面的泥土得好好刷!”只见外婆利索地抓来一只黑黝的大龙虾,不知是龙虾本身黑还是身上的泥土太多,可是费了外婆好大功夫才把它们一只一只地刷干净。后来才揭开那一袋不明物体的谜底,原来是和大龙虾一起下锅的佐料。外婆说是桂皮还有八角什么的,有了它们,龙虾的味道才会香辣鲜美。被处理地奄奄一息的龙虾们就这样下锅了,听着锅里时不时发出轰轰响的声音,我的心似乎也跟着上下浮动了起来。既兴奋又期待。不停地在外婆耳边询问:“外婆!外婆!大龙虾被煮死了就可以吃它们了是不是呀?”外婆忙活着不回答我。出于亢奋状态的我一直在锅旁窜来窜去。煮了好久好久,原本期待的我慢慢地安分了下来。直至鼻腔内进去一丝丝从未闻过的香辣味,整个人顿时神气起来,凑近锅子吸着鼻子,味道越来越浓越来越香,一丝丝,一点点,一片片......外婆也不安分了起来,手忙脚乱地弄着,吆喝着我:“马上就出锅了哈!准备好碗筷!”闻着这味道便不禁想留口水,迫不及待地想揭开这“神秘地面纱”。终于,其庐山真面目被揭开了!原先暗黑的龙虾经过近两小时的蜕变,转化成了色泽鲜艳的大红色。一只一只井然有序地伏在鲜美的虾汤上。外婆知道我等不及了,不管烫手的温度,用手从虾的两边剥开坚硬的壳,鲜红细嫩的龙虾肉便展现了出来。外婆送到我的嘴边,我手舞足蹈地把它装进我的小嘴里,突然,就从屋前窜到屋后———太好吃了!现在细细回忆,每一次龙虾的味道都是那么绝美,香料的味道入到了虾肉的每一处,其鲜嫩肥美只叫人想不停地吃下去.......
  有了第一次,就有以后的许许多多次吃龙虾杂烩的时候。最兴奋的就是到夏天,那时龙村的水沟里总会有冒不完的大龙虾,外婆也有干不完的农活,用不完的力气,可时光流转,当时的黄毛小丫头已在外婆的呵护下一天比一天长得更大,如今的夏天,也会有龙虾杂烩的美食享受,我们想吃时,父亲便会赶个大早到农贸市场买一些龙虾回来,还是由外婆刷,还是一样的味道......
  “龙虾杂烩”不仅仅是一种味觉的美好体验,更是平凡纯正的童年的幸福沉淀,十几年春寒夏暑,煮成了我味蕾上难以忘怀的味觉记忆,沉淀了我心中对外婆永生无法磨灭的依恋情怀。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亲爱的校园达人们,青春不要挥霍,财富等你创造,检验你的能力,实现你的抱负!诚邀高校学子,课余创业,成就自己!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人可生如蚁而美如神——读《平凡的世界》
· 图片新闻 本文包含图片
· 冬至抒怀
· 于简单处安放自己
· 那一份味觉记忆
· 图片新闻 本文包含图片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