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首大学电子版 - 第747期(2018年5月31日) - 第04版:民族文艺      语音播报
 

不能忘却的曾经

作者:  文/唐生周


  我是1981年12月湖南师范学院 (今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分配到吉首大学的,这一届就是著名的“七七级”。
  当时的吉首大学名气不大,不讲全国,在湖南知道的都很少。在公布分配方案的时候,有同学以为我是分配到“基础大学”,当时长沙好像确实有一所基础大学,我也不甚了解,但是我知道我是分配到吉首大学的。大家都问,吉首大学在哪里?于是他们帮我了解,知道了吉首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还知道了那里是穷山恶水,还知道了那里吃生肉……于是大家纷纷来安慰我。其实我心里很坦然,因为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于是我就带着那一年湖南师院、湖南大学毕业一同分到吉首大学的十四位毕业生的档案来吉首大学报到了。
  当时从长沙到吉首汽车要走两天,在官庄歇一晚。头一天早上七点从长沙出发,第二天下午两三点才到吉首。那已是腊月二十九,师范科的熊和富科长(我正式上班后,熊是中文系书记)接待了我们(我和我的同班同学也是后来的同事覃遵祥同行)。学校放假了,没有吃住的地方,行李暂放在师范科办公室,住宿则安排在民族宾馆。这是吉首最好的宾馆,地址在今天的和盛堂。临走时,熊科长问我们还有什么要求,我说:“没有别的要求,可否借我十块钱,我想回家一趟。”我老家在石门老乡下,距石门县城还有近一百公里山路,那时候长途汽车要走近五个小时。从吉首到石门要坐九个小时的火车,中间在石门县城要住一晚。我家里不能支持我的学费和生活费,学费、吃的、用的,都在国家提供的17.5元的生活费中开支。毕业时有一笔派遣费,不多,像我从长沙到吉首,老远的,行李托运费、车票费、中间一晚的住宿费,就两清了。到了吉首,已无分文。第一次见面就开口借钱,这种事恐怕也就我做得出来。没想到,熊科长毫不犹豫就借给了我,直到我拿了第一个月的工资才还给他。
  至于我为什么要赶在腊月二十九报到,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如果不报到,而是先回家,则我的行李辗转要多花很多托运费;第二个原因,这是个很私密的原因,八一年的腊月二十九是八二年的元月二十三日,这时候报到,可以拿到元月份的下半月工资;如果回家过了春节再来报到,就到了二月上旬,工资就只能从二月份拿起了。那时候我真的很穷,不能不算计这半个月的工资。一同分来的同学,都不像我这么迫切,但因为我的缘故,他们也拿到了这半个月的工资,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其他花絮与吉大关系不大,可以打住。
  那是我第一次到吉首。到吉首汽车站后,和遵祥一起扛着行李去吉大。刚下过雨,那时的街道还没有硬化,一路泥泞,我穿的一双解放鞋,踩脱了帮,只好赤脚而行。现在的红旗门三角洲立塑像的地方,那时候还是一个不知几许深的天坑,而且以后还存在了很多年。吉大也只有老吉大,在大田湾,没有大门,路旁有一“吉大由此进”的木牌指引,里面依然泥泞。从汽车站到红旗门,算是吉首最繁华的路段,其路况尚且如此,其它自不用说了。从民族宾馆到火车站,泥泞得更厉害,且道路狭窄,凹凸不平,两旁都是矮小破烂的民房,厕所都是典型的“茅厕”,一个土坑横搁两块木板,当面象征性地弄几根木棍挡着以示文明进化,全无城市的感觉。不过我并无失落。我来自非常偏僻的农村,对于大城市本无奢求,虽然在长沙待了四年,总感觉那不是我生活的地方,还是山野之地随我的性。正因此,后来虽然几度谋划“出走”,最终还是留在了吉大,从一而终。我见证了吉大的成长,吉大也见证了我的沧桑。
  我很穷,吉大和我一样穷。记得那时候,教师宿舍最好的是简易的一室一厅,共三十八套,故号曰“三十八家”,居然不带厕所。奇葩的是,由于吉首大学地势偪仄,“三十八家”周边实在找不出修公共厕所的地方,只好将厕所修在了对面高高的山坡上。晚上上厕所大不易,老人上厕所也有难度,所以家家户户都有痰盂数个,以作便器,甚或有径以木桶为之者。一大早,开门第一件事就是主人们犹如朝圣一般端着粪便登几十级台阶将粪便倒进神圣的粪池。当时的校长易盛臬就住在这里。遵祥也住过,因为他结婚早。我就无缘了。
  吉大穷,还可以举出两个有趣的事例。第一个事例,就是职工家里的电灯泡的瓦数是有严格规定的,不能超过26瓦(抑或28瓦?)。学校有文件,现在当还能找到依据。第二个事例是,学校为了压缩办学成本,鼓励节约。出差坐火车,如果坐规定以下的座位,报销时可以拿到差价的50%。如你按级别可以坐硬卧,而你坐了硬座,两种票的差价你和学校各得一半,个人和学校“双赢”。开始可能是为了那点差价,后来几乎就成了吉大人的习惯。以致全国政协常委彭秀模老师去北京开会,往返都是坐的硬座,要知道,那时(1983-1987)吉首到北京单程要四十多个小时,而彭老师已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2010年暑假我参加湖南省工会组织的湖南高校优秀教师考察活动,从长沙坐飞机去乌鲁木齐,我说我是第一次坐飞机,组织者和同行者皆讶然。
  穷能激发斗志,穷能磨炼精神。正是因为穷,所以吉首大学磨练出不等不靠,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霸蛮精神。1985年吉大砂子坳新校区奠基,有地,没钱,怎么办?师生齐上场,心力聚成绳。要建风雨湖,师生挽起裤腿,愚公移山,将天文数字的土方 “箕畚运于渤海之尾”;要建新操坪,师生拉起石碾抬起夯,工地上人声鼎沸,号声四起,那可真是“敢教日月换新天”的气派。这就是今天吉大正门进来的左侧、风雨湖边有一石碾,旁刻“精神”二字的由来。这也是前总理朱镕基说“吉首大学是湖南的骄傲”的重要依据。记得,朱总理说了这句话后,湖南有的高校的老师不服,怎么吉首大学就是湖南的骄傲呢?不服吗?试问,湖南有哪一所高校是这样建设起来的?
  吉首大学艰苦奋斗的故事车载斗量,这里择二三亲历之事以记之,不忘初心,并示来者。
  补记:当初我带的十四份档案中如今档案还在吉大的,只有我、克纲、遵祥了,还有一位李德俊,已是一抔黄土。想来不禁唏嘘。作者简介:
  唐生周,男,1956年2月生,湖南省石门县人,汉族,教授,汉语言文字学硕士生导师。1981年12月湖南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1982年1月到吉首大学任教至今,担任古代汉语、汉字学、训诂学等课程的教学任务,从事文字学、训诂学研究,主持湖南省优秀教学团队“汉语言文字学系列课程教学团队”,主持省精品课程古代汉语(本科)、训诂学(研究生),获全国优秀教师称号、宝钢教育基金优秀教师奖、湖南省高校教学名师称号、湖南省首届奉献奖、湖南省五一劳动奖章等。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亲爱的校园达人们,青春不要挥霍,财富等你创造,检验你的能力,实现你的抱负!诚邀高校学子,课余创业,成就自己!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夜宿乌镇思吴越
· 紫云花开时 本文包含图片
· 不能忘却的曾经
· 图片新闻 本文包含图片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