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吉首大学校报 - 《吉首大学报》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511期(总第511期) 2008年10月10日   本期一十六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1 | 第02版:2 | 第03版:3 | 第04版:4 | 第05版:5 | 第06版:6 
     语音播报

难 忘 的 往 事



作者:李祖金

  我是吉大中文科首届毕业生,1958年的今天,我们正是弱冠之年,风华正茂的时候,抱着立志建业的远大理想来校就读。而今却已鬓发斑白,年逾古稀,现健在的同学,年龄最小的都有70岁,最大的已80多岁了。读书时的往事,虽时隔半个世纪,岁月蹉跎,但有些事仍然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因时间关系,只叙一件我永远铭记的难忘之事。
  第一学期开学,校领导宣布我担任中文科班长,对此,我既惊喜又害怕,惊喜的是学校对我的信任。害怕的是因新办学校,同学思想波动很大。随后,国家提出全民大炼钢铁,同学们夜以继日的苦战,可想我的担子,我的压力有多大。组织的决定,必须迎难而上,我下定决心,既要努力刻苦读好书,又要努力认真做好工作。在大炼钢铁中,我班被评为校先进集体。
  记忆最深的是,1958年12月15日那个寒冷的夜晚,我们几位同学正在热火朝天的大炼钢铁,突然,我猝然倒地,昏迷不清,口吐鲜血,顿时,同学惊慌失措,恰巧正遇上沙吉吾校长来检查工作,他当机立断,与同学们一道把我背到州人民医院,经紧急抢救,吐血总算止住了,后经透视、化验检查,被诊断为肺结核。当时,我对肺结核认识不清,五天后,我急于要回校读书,再三恳求医院,医院也勉强同意我出院了。
  出院回到学校,我首先向教研组长陈敬夫老师汇报,当时沙校长也在旁边,当听到诊断是肺结核时,两人很惊讶,看完病历报告单后,沙校长说:“你这病是传染病,不如先休学,回家好好休养。”我听后,惊呆了,眼泪不禁夺眶而出,我边哭边乞求地说:“我父母早就相继逝世,如今是无家可归;我离开单位来校读书,单位已停发工资(当时,有的县还继续发工资),没生活来源,没钱吃饭,更没钱看病购药,请让我继续留在学校读书吧!”两位老师听后,十分感动,并非常同情,但又面带愁容,过了很久,沙校长说:“我们研究一下,明天再答复你。”可这个明天有多长啊!我坐立不安,彻夜难眠。终于盼到了第二天,陈老师亲切地对我说:“经研究,同意你留校继续读书,医药费由学校负责。因你这病是传染病,要求你除上课外,少与同学接触,不住集体宿舍,不与同学同桌吃饭,不参加集体活动,不再担任班长职务。”听后,我情不自禁的流下眼泪,结结巴巴地说:“感谢学校对我关心,我一定按学校规定办。”此后,学校为我安排了一间简易房,老师和同学经常来探望我并鼓励我,这给我治病带来了勇气,给我学习增添了信心,使我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冬去春来,万物苏醒。第二个学期,学校迁到州苗文学校(现在的老吉大校区),总算有了自己的“家”,校园宽了,房子多了,还为我安排了一间宿舍,学校这样无微不至的关怀,我只有安心养病,刻苦读书,以此回报。由于不参加社会活动,再加上寒假我仍留校,读书时间比较充裕,我充分利用了这些宝贵时间,除完成学业外,还将古代四大经典名著、唐宋诗词,近代巴金的“三部曲”等书都“啃”完;受益匪浅。毕业前,我再到州医院复查,病好了,真使我喜出望外。
  在吉大读书期间,我不仅学到了知识,治好了病,更是在逆境中收获了人间温情和希望。亲爱的母校,尊敬的老师,您们的情,深似海;您们的恩,重如山。毕业后,在漫长的半个世纪中,我梦里都犹思母校老师的恩情,在几十年的工作中,虽未做出惊人的业绩,但我始终牢记恩师的谆谆教诲,我尽职了,尽责了,尽心了,尽力了。
  (本文作者系我校中文科首届校友)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吉首大学报》 © 吉首大学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 京ICP备1201943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