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吉首大学校报 - 《吉首大学报》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511期(总第511期) 2008年10月10日   本期一十六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1 | 第02版:2 | 第03版:3 | 第04版:4 | 第05版:5 | 第06版:6 
     语音播报

第一张校园地图



作者:潘显宏


学校原领导班子在研究砂子坳新校区建设规划


  1992年秋,是新一级新生入校季节。我当时在数学系任政治辅导员。每年的新生入校工作安排,都由我负责。比如:到火车站、汽车站接新生及其父母;帮新生办理注册手续;安排新生及其家长的食宿……尤其要做的第一件紧要事,就是给新生和送他的父母亲戚们带路上厕所,虽然当时老校区的面积不大,但要找这种应急之地还真不是件容易事。
  我是1990年留校的,接新生工作却有至少四年的经验,因为在数学系读书时,我是系学生会主席,也帮着当时的学生干事卜爱华老师处理新生业务。每年帮新生和家长找厕所的经历让我产生一个念头:能不能搞一张校园厕所导路图以方便新生呢?
  这一念之想,让我有了进一步的决定,干脆搞一张“吉首大学校园地图”,新生入校时,按5角钱一张卖给他们。于是,我叫当时数学系学生会宣传部长何小飞画了一张校园地图,尤其要求他用大号字体醒目地标注出厕所的位置。
  画好后,我拿到复印店复印了一千多份(那时复印一份是2角钱),在1992年秋季新生入校接送摊点上,我一边帮新生办入校手续,一边卖起了“吉首大学校园地图”。那天,时任吉首大学副校长张永康先生来检查迎接新生的情况,一眼望见了这张“校园地图”,就问:这是谁设计的啊?我答:是我。他说:好啊,吉首大学应该有一张校园地图。不过。这张太简陋了。
  虽说这张“校园地图”简陋了一点,但销售的业绩却很惊人,第一天上午就卖出去三百多份。我正在沾沾自喜,以为下午应该可以全部销完,明天还可以再去复印几千份来卖,赚点苞谷烧酒钱回来。不料,中午时分,新生和家长纷纷拿着那张“校园地图”来退货。原来,那张地图没有画出东南西北方向,将厕所位置全部画反了!没办法,只好把钱退回给人家。这一单生意,可是全亏了。
  不过,我没有气馁,思想着来年纠正错误,吸取教训,搞一张真正的吉首大学校园地图来卖。哪曾想,我这一次早已“泄露天机”,那张永康副校长是何等聪明之人,第二年,由他主管的教务处,早早地就在老校区满校园四处都张贴了“校园地图”,尤其在醒目位置还把厕所给指示出来。
  看来,这笔业务算是彻底没戏了!
  算起来,我离开母校已有十五六个年头了,每每回忆起那次“亏本买卖”,倒不曾心痛反而增添了许多幸福甚至自豪感,细细琢磨才明白,原来这正是“母校情结”。
  (本文作者系我校86级数学系校友,现任长沙晚报报业集团星辰在线总经理、总编辑)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