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首大学电子版 - 第739期(2018年1月5日) - 第03版:立人教育      语音播报
 

钟美娇:在失去中对决逆流人生



图为钟美娇在新闻实践课上



  小巧的个子,瘦削的身材,娇小的脸上洋溢着阳光的笑容。看似只是一名普普通通学生的钟美娇,却要与母亲一同分担七口人的生计。“我现在想的就是好好学习,毕业后好好工作,努力赚钱养家。我要对得起我自己,更要对得起所有帮助我和看好我的人。”钟美娇说起未来时,没有太多的幻想与憧憬,更多的是一种沉稳与平静。
  失去左眼的童年钟美娇出生在湖南郴州市宜章县的一个贫困山村,父母常年和土地打交道,连她作为长女在内的五个兄弟姐妹,和父母以及祖母共八口人,一同住在简陋的老式斑驳的土坯房内,经济负担重,生活拮据,一家人生活还算美满。但一场意外却残酷地降临在了这个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
  那是17年前9月的一天,三岁的钟美娇和爷爷奶奶在家,父母正在地里干活。爷爷奶奶都没留意到年幼的美娇不知何时端起了桌上的陶瓷碗往院子里走去,却因为她个子矮小而门槛过高,在跨门槛时不慎摔倒,在她扑向地面时,已经摔碎的陶瓷碗的残片扎进了她的左眼,瞬间,鲜血喷涌而出。父母焦急地从地里赶回家中。“关于那时的情况我脑海里只有两个画面,一个是妈妈回来后就坐到地上一直抱着我哭,但我好像失去了痛觉一样感觉不到任何疼痛,我就一直在对她说‘妈妈你哭什么呀,为什么哭呀’。另一个画面就是妈妈把我抱上车时她身上都是血,但我当时也不知道那是我眼睛里流出的血。”对于当时这个惨状,钟美娇苦笑着回忆道。在邻居的帮助下,她和父母坐上车快速地到达了市里的医院。因钟美娇伤势严重,医生说她要接受眼球摘除手术,但他们医院没有成熟的技术进行这么大的手术。因此,在简单的处理后,钟美娇开始了艰难辗转的求医之路。
  父母带着钟美娇从湖南到广东走遍了十多家医院,只求保住她的左眼。最终,钟美娇在湖南湘雅医院进行了手术,并接受了长达一年的治疗。从那时起,她便开始使用义眼(假眼)。而高昂的手术费也使得她的家中债务累积近五元万。这无疑让这个经济上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父母不得不通过长期从事超负荷的劳动来还债。
  即使只有一只眼睛的视力,钟美娇在学业上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松懈。升初中时,她以优异的成绩被保送到宜章四中。高中时期她就读于宜章一中,成绩一直保持在600多名文科生的前五名。2015年,钟美娇考入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学习新闻学专业。
  父亲在意外中丧生2016年3月20日,天空阴云密布,钟美娇的父亲感觉天气状况不太好,但他的务农一向是风吹日晒雷打不动的,因为他肩负着一家人的生计,更有巨大的债务等着他去还,所以他还是选择了出门驾驶旋耕机犁田。上午帮几户邻居做完农活后天空已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等下午三点钟彻底忙完时已是瓢泼大雨。他本想去邻居家中避雨,但念及六点钟还要送上小学的儿子女儿去学校,他还是决定回家。驾驶着巨大的旋耕机,钟美娇的父亲开始往家走,不知是因为雨天路滑的缘故还是方向盘失灵,旋耕机从路上翻到了农田中。巨大的雨声覆盖住了钟美娇父亲的求救声,而随即翻下的机械车重重的将钟美娇的父亲砸进泥土中。“等他们发现父亲出事而进行救援时,父亲已经没有了呼吸。”钟美娇哽咽着说。父亲去世的消息宛如晴空霹雳般袭击了刚开始大一下学期生活的钟美娇。“得知消息时正是晚上近十点,我本来已经睡下了,接到了家里人来的电话。我整个人都僵住了,手僵冰凉,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敢相信那是真的!”她说。“放下电话后我去宿舍楼道里坐了大半个晚上,一直在哭,哭到最后整个人没有了力气,头脑一片空白。”
  钟美娇想要定最早的一趟回家的车票,但最早的一趟车也是第二天十一点从怀化出发。家里人说下葬时辰是找人算好的不能晚,所以等她赶到家时父亲已经下葬了。“我没有能够赶上见我爸爸最后一面,这是我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尽管时间过去了一年多,但深深的遗憾,仍然留在钟美娇的心里,挥之不去。
  到家后的钟美娇来不及将自己的情绪整理好,她首先却要面对的是这个家该怎么办的问题?父亲本是她家中唯一的劳动力,母亲是家庭主妇,文化程度比较低,终日应付着繁琐的家务。全家一直靠着父亲务农来苦苦支撑。钟美娇在父亲去世后才知道家中具体的情况有多么糟糕,欠债多少。“我爸爸一直是很乐观幽默的人,家中情况有多糟糕负担有多重这些事他从来都没对我说过,只有妈妈才知道他的压力有多大。他一直都鼓励我们几个孩子要好好学习,什么都不要我们担心。”钟美娇说。
  积极面对生活为了缓解母亲的压力,钟美娇开始独自承担自己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一方面,她申请了助学贷款,用来暂时缓解学费压力;另一方面,她利用寒暑假时间以及课余时间从事做家教、发传单、晚托等兼职。
  深知自己经济状况有限的钟美娇,在大学期间生活得朴素、拮据,但同时她也深知能够在大学里学习的机会来之不易,只有各方面努力才能改变现状。通过大一一年努力的学习,她获得了优秀学生奖学金以及洗心奖学金。大二生活结束后,她又荣获国家励志奖学金。此外,她在课外时间积极参加学校相关活动,充实自己的生活,在吉首大学第二届 “大学生思想政治理论课研究性学习成果展示竞赛”中获得了二等奖;在西楚地文学社担任副社长一职,组织了 “我与此书有个故事”等活动,获得了“优秀工作者”称号;积极向党组织靠拢,参加了2017年首期入党积极分子培训,并顺利通过考核,成为了一名入党积极分子;经过报名、面试和选拔等环节,她进入了湘西盘古电子商务公司担任新闻写作专员一职,负责新闻活动和广告宣传等。
  而钟美娇的公益之路,从大一一路走到了大三。当问起她为何选择公益这条路时钟美娇笑着说:“我最初关注公益是从大一上学期在寝室收到的一张家工作营志愿者传单开始的。”从传单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到加入家工作营志愿者再到以志愿者的身份进行活动,一个学期的时间使她认识到了志愿者这个身份的神圣感和使命感。自那以后,钟美娇每年都在寒暑假时利用一周左右的时间去湘西麻风病康复村参加志愿者活动。从大一到大三,她先后参加了三次工作营、十多次访村,组织并参与了两次工作营、苹果义卖等志愿者活动,去了怀化沅陵、永顺疗养院、泸溪沙渡溪以及凤凰禾库四个麻风病康复村,参与修水沟、大扫除等活动。同时她在大二期间还参加了文学院“爱心1+1”志愿服务团,去湘西州慈爱园进行义务支教。
  钟美娇最初选择做公益只是想体验一下志愿者这份兼职,但逐渐地她爱上了这份职业,并越来越难以割舍。“其实让我放不下的是那些老人。他们都在七十岁左右,和我祖母年纪相仿,但他们没有子嗣,没有依靠,有的老人在去世前就买好自己的棺材,去世后由邻居帮忙抬到山上,因为没有人会来看他们。”钟美娇说,“而且他们对我们这些志愿者真的很好。就像沅陵的老人,每次我们志愿者去之前他们就会采很多板栗,等我们过去以后给我们吃。而且最触动我的是有一年冬天很冷很冷,老人家里一般都靠烤柴火取暖,但因为我们都不习惯于闻柴火的味道被呛到,老人就改用了碳。而这些碳对他们来说很珍贵,基本一个冬天只有一箱。但是每家每户老人都给我们烧炭,烧大火来让我们取暖。这件事一直到现在都让我很触动。”这些志愿活动中的点点滴滴汇成暖流注入她的心底,也成为她面对艰涩人生的动力。
  命运似乎从来不曾善待过钟美娇,但她并没有因为一次次的打击而心灰意冷,而是以更加坚毅的身姿与命运搏击。她选择怀揣着善良和感恩的心继续走下去,乐观面对生活。她想这也是她的父亲想要看到的。(文/娜日莎)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5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殷沙漫:用瘦弱的双肩扛起公益大旗 本文包含图片
· 钟美娇:在失去中对决逆流人生 本文包含图片
· 奔跑七彩路——记物理与机电工程学院辅导员朱姗姗 本文包含图片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