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吉首大学校报 - 《吉首大学报》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781期(总第781期) 2019年12月10日   本期五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新闻聚焦 | 第02版:综合新闻 | 第03版:立人教育 | 第04版:民族文艺 | 第05版:院部传真 
     语音播报

烟雨凤凰



作者:陈代平




  毫无疑问,第一次想到“凤凰”是在沈从文先生描述的边城故事里,“凤凰”是一个神圣的字眼,仿佛无需去深刻的了解它,单从感官的直觉上就能体味出它的“稀奇”,和湘西土家族巴人祖先信仰的白虎图腾一样,“边城故事”里的凤凰散发着一种“神灵”对我的呼召,内心没有半点抗拒,一切都很自然、真实,为之疯狂,在我的内心,“凤凰”已经成为我追求的一种信仰,一旦相遇就是挚爱。虽然我和凤凰的第一次相遇是在“翠翠的爱情故事”里,但这丝毫没有消减我内心对“烟雨凤凰”的信仰,当我带着这份信仰踏上征程时,无关乎那青涩的爱情,无关乎那真挚的笔墨,无关乎古城里的那人、那山、那狗,只是单纯的去追随那份让我丧失“理智”的神圣,被神圣感冲击的我像极了一个虔诚的信徒,希望能得到它给予我恩赐的信徒。
  如果说“凤凰”一词最初让我内心泛起涟漪的话,“烟雨”一词的出现,就好像在一个神圣的地方进行了一场古老的仪式,这场仪式让我看到了古城最原始的面貌,包括他每一寸肌肤,每一根肋骨,每一次跳动。
  看,烟雨下的凤凰已经来了,这场神圣的仪式开始了,最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一排排带有大地色彩的吊脚楼,它是这场仪式第一个出场的,最初的时候,他们是和着雨、乘着风的,江边蒙蒙的细雨轻轻的滑过了“黝黑皮肤”色的石瓦,带着淅淅索索的空灵声落入我的耳畔,落入有些复杂的内心,这种感觉夹杂着微微涌动的气流,把我拉到了另一个空间,一个只有我和我的心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我可以聆听到万物的声音,街边熟睡花猫的鼾声,奇峰山山中不知名鸟的啼叫,堂门前爆裂水管的浪花声,甚至还可以听到烟雨中跳跃的鱼群,站在这里,可以和自己对话,可以亲自用帽檐舀起沱江的水,再用身边的那缕雾编织成洁白的丝巾,擦拭有些浮躁的心灵,这一切有点儿像一场古老仪式前的净化,也是进入烟雨凤凰必须进行的步骤。
  待到你完全净化,放下戒备后,你会看到一位老者,一位穿着“风和日丽”的老者,老者右手拿着有着“山清水秀”的铜铃,在江中徘徊着,伴随着铃声,可以清楚的听到山川、树木、飞鸟、鱼虾等各类万物的欢动,古城所有存在的东西,都在那张宛如桥洞的大嘴里跳跃而出,一起奔向古城的每个角落,蛰伏在这片热土里。帷幕般的烟雨逐渐拉开,吊脚楼更大了,古城更大了,在阳光下的古城都没有这么清晰,被烟云笼罩的城内却更加“明亮”了,此刻的我有着一双被雨水净化后的双眼,可以静静的欣赏着这场偌大的仪式。
  眼前的白,不是白,是老者那狂野的发丝,拂过的我是一大片空白,拥有着无限的变幻,就像这古城一样。俯下身来,高低的、整齐的、错落的吊脚楼越发越多,他们都是在这场烟雨中生长出来的,散发的那份生机很明显,至少有小草冒芽脆脆的声音,带着泥土芳香的空气在白色里进进出出,破茧而出欣喜的蝴蝶,跟着蝴蝶飞向老者,这个角度的老者戴着神秘的傩面具,看不清楚上面的图案,脖子上却可以看到像山脊一般凸起的青筋,只见他踏着沱江的水在岸边飞来飞去,一时间,天、地、风、云开始躁动,吊脚楼旁莫名的多出了许多石板小巷,石板上厚实的脚印还没有消散,却长出了一丝丝青苔,它们是神奇的,因为站在上面是软绵绵的,如同踏着云朵一般,在这里我能抓住云,留住风,行走在这里,我能看到一个透明的自己,一个可以随意变幻的自己,人们都说石板小巷也好,古城门也好,过去的东西,都会弥漫着历史停滞的气息,停留着古人的足迹,我不以为然,在这里一切都在重生,包括我自己,一切都是新鲜的事物,包括那老者,已经穿上“彩虹”般罗裙的老人,已经在开始另一次的施法了,城门角还可以感觉到老人歇息的余温,用心触碰,可以摸到一颗跳动的心脏,它是强有力的、新生的,他的跳动伴随着这里的一切,交叉的小巷输送着这股生机与活力,为了给这座古城着上“绿”的色彩,放眼望去,戴着凤冠的老人在江中手舞足蹈,挥动着黝黑左手中的法鞭,嘴里呢喃着老人、小孩、水车、轻舟……,希望他们能和这里的山川、树木、飞鸟、鱼虾和谐共处,借着水面泛起一层层的水波,老者腾空而起,飞向了云霄,放眼望去,多了一座塔,几处楼,一些山峰,和一个个耸立在江中的桥洞,塔中有诗,楼中是人,山中有仙,洞中是人家。有人说,塔似八宝铜铃,楼有着黝黑的皮肤,山似背,桥洞像张开的嘴。
  老人的消失让周围的空气流动了起来,石墩上,日月在交替,河水在流转,可以感觉出雾桥下的水又回到了虹桥下,鱼越过了石墩,跟我撞了个满怀,张开手臂,乘着风,心像一匹脱缰了的野马四处奔腾,想游上泛舟与世界小憩一会,想趁着雾还没完全散开之际去拨弄下邻家门前的风铃,想撑一把油纸伞漫步到某个转角,正想着,思绪的浪花浸湿了我的衣角,有一丝冰凉,回过头,水中已经可以看到绿油油的水草,烟雾散的很快,到处都是清脆的水声,还有对岸悬挂在空中,飘动的红伞,雨水跟随着伞边化为一道道珠帘,里面是一个个“翠翠”,一个个有着“翠翠”灵魂的人,朝着远方走去,渴望着在小巷的每个转角遇到英俊的“傩送”。
  (本文为西楚地文学社第十五届“走进湘西,走近沈从文”征文比赛获奖作品)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