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吉首大学校报 - 《吉首大学报》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781期(总第781期) 2019年12月10日   本期五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新闻聚焦 | 第02版:综合新闻 | 第03版:立人教育 | 第04版:民族文艺 | 第05版:院部传真 
     语音播报

多么熟悉的声音



作者:张景武




  今天上午,翻阅手机微信,看到一微友在推荐“红领巾文学社”的微信公众号。点开微友介绍的栏目,立刻响起一个稚嫩的男孩的朗读声。朗读的内容是《我和我的祖国》。原来是靖州县的几名小学教师创办的“学生朗读”类微信公众号,正在寻求社会的认可与支持。对这种奖掖学子的活动,我立马往微信公众号里打了二次赏,尽管每次的金额不大。
  想一想,在社会发展脚步如此匆匆的年代,能有一帮人在专心地做着诗文朗诵的工作,而且有勇气把并不成熟稳重的少年朗读声推向社会,公开接受社会的评判,是多么地难能可贵。我觉得,这就是千秋基业!就是忠实地实践了韩愈先生提出的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也具体答复了一名教职员工如何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时代命题。
  根据公众号的信息显示,这位名叫“刘冰煜”的学生,是城郊的农村学校红心小学的三年级学生,“从一年级起就一直担任班长,工作特别认真。十分喜欢课外书,是一个小书虫!成绩也特别棒!”听着这位小刘同学节奏把握不是十分准确的朗读声,我在想,他现在的声音还比较幼稚,但是十年、二十年之后呢?他朗读的技巧几乎还是空白,但是十年、二十年之后呢?有句流传范围很广的老话,叫“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育人,确实需要花费很多的心血。感谢这些牺牲了自己的休息时间的老师们,在坚持运营这样一个有意义的微信公众号,希望你们越办越好!同时希望更多的人能听到这些逐渐成熟稳重的声音,让更多的莘莘学子参与其中,并逐步走向稳健,在十年、二十年之后拥有一个无悔的青春。
  在我看来,喜爱朗读的人,一定是喜欢阅读、热爱写作的人;能让小孩参加文学社团,又能参加朗读活动的教育方式,无疑是一个帮助孩子健康快乐成长的有益方法。
  回忆起我自己在参加工作不到四年的时间里,曾参加过的一次全县性的法治演讲比赛活动。当时,凭着对汉语言文学的热爱,和反复对演讲稿的字斟句酌,以及对语音语调的再三调整,我在比赛中的比分位列第一。这在很少有男生参加并夺冠的县级演讲比赛中尚属首例。
  能够在演讲比赛中获得相对优异的成绩,确实和自己平时喜欢文学艺术,和所受到的文学熏陶有直接关系。在靖县二中读初中二年级时,在普通班就读的我,因为写了二篇比较真实感人的小文章,被重点班的班主任、全国优秀教师、本县初中语文教学的权威人士李梦兰老师所喜欢。这位外貌清瘦但嗓音清亮的女教师,当时已有四十多岁。先后在多所农村学校当过老师,勤奋刻苦,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上语文课的语音语调抑扬顿挫,感情饱满。听她的语文课,就像听一场很舒服的朗读,娓娓道来,如沐春风。李梦兰老师拿着我的并不很成熟的作文,像拿着大作家的范文一样,声情并茂地在她所教的重点班朗读了一遍,然后就给同学们讲解哪些哪些是大家要学习的地方。当这个重点班的几个好友向我转告这些情况时,我受宠若惊。李老师毕竟是全县闻名的老师啊!她是不是过分看中我这个无名小辈了?李梦兰老师接着又从培养文学少年的高度出发,成立了一个校园文学社,居然是要我当社长!我连连推辞:“使不得!李老师!比我优秀的同学多得很,我不行的。”李老师真有耐心,又找我的班主任李建成老师做工作,又找我本人谈心:“不要担心啰!要多给自己锻炼下。”望着李老师满是爱意的目光,我只有服从了。该给文学社取个什么名字呢?李梦兰老师又谦虚地来征求我的意见。我提出了“芳草园”“百花园”之类的候选名称。李老师说,还可以再考虑考虑。第二天,李老师问我:“你觉得‘雏语’怎么样?‘雏’就是‘小鸡’的意思,‘语’就是‘说话’的意思。‘雏语’,就是像小鸡仔似的小孩子们开始学说话了。”“好呀!很符合我们这些要懂事没懂事的初中生的情况了!”就这样,“雏语”文学社诞生了!
  担任这个文学社社长,我其实也没做什么事。倒还是李老师操心的多。怎么收集文稿了,怎么修改文稿了,怎么印制了,怎么宣传推介了,大抵都是李老师在亲自操盘。1985年6月,为了丰富我们这帮“文学小将”的社会阅历,李老师决定组织我们去刚刚才被外人所了解的张家界开展社会实践活动。我们这些十三、四岁的文学小将们兴奋得不得了!毕竟是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而且还是有些名气的景区。太高兴了!
  李老师因身体欠佳,就委托她的儿子,在县二中当体育老师、校团委书记的曾利华老师带队。当我们这群叽叽喳喳的“文学少年”挤上绿皮火车时,李梦兰老师还在车窗外望了好久,还一再叮嘱:不要忘了这样,不要忘了那样。曾利华老师虽然是教体育的,体格相当健壮,但遇上我们这二十几个搞老棒(调皮小孩),也着实头疼了好一阵子。一个大男人,非常细心地帮每个小孩检查行李包,三餐饭既要管吃饱吃好,还要盘算怎么最大程度地节俭,因为只有学校象征性地支持了一些经费,他又不想增加我们这些学生的负担,不让我们出一分钱。同时还充分地运用游击战术,与列车员斗智斗勇,迂回周旋,终于在买了十几张车票的开支下,把二十几个小将安全顺利地送到了张家界景区门口,然后就在附近一家招待所的最高楼集中打地铺睡觉。现在回想,那地铺里的轻轻的稻草香味还在鼻尖萦绕。
  饱览了张家界的美景,曾利华老师布置我写一篇有品质的游记。我在缺乏自信和惰性驱使的情况下,一拖再拖,最终不了了之。
  曾利华老师后来从县二中改行进入政界,先后在几个乡镇、县直机关工作,职务也一路升迁,当上了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可惜好景不长,被查出了患内风湿症,不久就枯瘦如柴,和原来健硕的体型相比,完全是二个人了。再过了二个月,无情的病魔将他折磨得永久合上了双眼。白发人送黑发人。李梦兰老师强忍住内心的巨大悲痛,和媳妇李祝英一道将唯一的儿子入土为安。然后,一个人过着独居的生活。粗略估算一下,现在的李老师应该有或者将近八十岁了。
  很想再听到,李梦兰老师在我参加工作后每次在街上碰面就热情打招呼的声音:小张啊,最近忙不忙?
  (作者系文学院校友,现为怀化市靖州县委宣传部干部)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